珲春在线,珲春新闻网,珲春信息网,珲春信息港,珲春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珲春在线 >

嫩江岸边 走进"最纯正"达斡尔族大家庭/图

时间:2018-01-13 23:0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鄂宏庆的儿子已经三个月了,十年前他才是上初中的小孩子坑洼不平的山路,是采访团去鄂英祥家最大的障碍达斡尔族人信奉萨满教,图为莫力达瓦旗民族园中亚洲最大的

  

  鄂宏庆的儿子已经三个月了,十年前他才是上初中的小孩子

  

  坑洼不平的山路,是采访团去鄂英祥家最大的障碍

  

  达斡尔族人信奉萨满教,图为莫力达瓦旗民族园中亚洲最大的萨满教铜像

  大众网7月7日报道 (特派记者 刘国栋)“达斡尔”是达斡尔族固有的自称,“达斡尔”意即“开拓者”,史料上“达斡尔”一名最早见于元末明初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成立于1958年8月15日,7月7日,“党旗漫卷中国红——走进56个民族家庭大型接力式采风”活动采访团来到这个全国唯一一个达斡尔族自治旗,并在这里见到了施晓亮十年前曾经采访过的鄂英祥老人一家——一个真正的达斡尔族大家庭。

  从莫力达瓦达斡尔旗旗政府驻地到腾克镇东霍日里村的距离并不远,不过一百多里地的山道没有像样的公路,自重三吨半的房车只能在颠簸中缓慢行进,途中经过一座超级大的水库,被称为“尼尔基水利枢纽”。这片一望无际的水域后来查资料才知道,它是嫩江干流国家“十五”计划批准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项目,也是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标志**工程项目之一,总投资近百亿元,总库容达86.11亿立方米。

  我们要走访的鄂英祥一家近年的变化,就来自这座“跟三峡大坝小不了多少的‘尼尔基’。” 施晓亮说。鄂英祥今年71岁,这位养育了十个儿女的家族长老式的老人,跟十年前一点样都没有变。老人则说,这强壮的身体是有年轻时的底子的,这与年轻时喜欢打“贝阔”不无关系。“贝阔”就是曲棍球,这是达斡尔人传统的体育项目。

  “7个儿子,3个女儿,一家子算算要三十多口人。老疙瘩(最小的儿子)鄂宏庆你来的那年还在上学,现在他的孩子都三个月了。”鄂宏庆是鄂英祥最小的儿子,他与大哥鄂宏玉差了24岁,鄂英祥还记得施晓亮十年前来的时候,鄂宏庆还是个穿着球衣到处跑的半大小子,现在都已经娶上了漂亮媳妇还生了娃。

  老三、老五、老七和鄂英祥住在水库边的新家,老大鄂宏玉是****的村书记,以他为首的其他四个兄弟则在新村住着,大女儿鄂月红、二女儿鄂月芳、小女儿鄂月容都嫁在了本村,没事的时候都会回家看看。

  老人自称自己的家庭是“最纯正”的达斡尔家庭,除了四儿媳韩丽娟是汉族外,这一大家人全都是达翰尔族。“像我们这么纯正的民族家庭,即便是在咱旗里面都不好找了,现在民族之间通婚的很多。”

  一边唠着嗑,家里的女眷们已经忙忙活活地把饭菜准备上了,人口多又来了我们这些客人,吃饭都分成了两桌,达斡尔族人好客硬把我们和老爷子鄂英祥单独安排了一桌。

  “来来都倒上酒,趁着我现在能喝点,你们都陪陪我,下次再见到你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。”鄂英祥老人的热情,硬生生的让我们“一路不能喝酒”的规定被破坏掉了,每人面前都到了一大杯白酒,“我现在每天都要喝上这么一杯,今天你们来了我高兴,多喝一杯。”

  端起酒杯,鄂英祥老人缓缓地抿了一口烈酒,变化对老人来说,除了岁月的流逝以外,最大的就是生活了。“没想到你们还能找到这里。现在住的地方已经不是十年前的东霍日里村了,那个村子早就淹在水库底下了。”霍日里村是尼尔基水利枢纽工程的淹没区,现在已经沉在了水库底。鄂英祥的记忆里,东霍日里村依山傍水,村后是绿树连片的霍日里山,村左是奔腾的嫩江,村右是清沏见底的霍日里河,鄂英祥的家在村最北边,他家的后院就是山脚,20多亩自留地里玉米、蔬菜正绿,山上绿树成荫,各种山果随手可摘。

  “05年水库建成了,****人都搬到了镇上国家给盖得新房子里了,我没去,一方面住的地方离田太远,另一方面,我就想在这嫩江边上住着,都住了一辈子了,临了不能挪窝了。”

  淹没田地国家是有补偿的,利用这笔钱,老人和他几个儿子就在水库边上**了三四十万盖了两间窗明几净的大瓦房,扯上水电,电视机**箱一应俱全,为了方便进出老疙瘩鄂宏庆还刚刚**了十多万买了一辆皮卡车。

  “现在等于一个新的东霍日里村了,****除了我们还有十来户人家。”老人还真不愧是达斡尔族“开拓者”。 老鄂家一大家子一共200多垧(计算土地面积的单位,一垧合十五市亩)地,包出去一墒一年2000多块钱,家里还雇了羊倌和牛倌帮着放羊放牛,一年收入几十万块钱不成问题。

  “要说生活,真是比以前不知道好了多少,以前那土房子又底又矮,跟现在直接没**比啊,干净卫生冬暖夏凉的。如今我就是看看小孙子,没事在家喝点小酒,生活有点太悠闲。”不过,老鄂端起酒杯的时候还是有些感伤,“我年轻的时候可是****数得着的猎户,‘棒打狍子瓢舀鱼’一点不带虚的。现在不行,不让打猎山上也没有狍子了。”

  酒过三巡,鄂英祥唱起年轻时唱给**人听的达斡尔族《四季歌》,桌子上放着老人十多年前的一幅照片,照片上他身穿狍皮猎装,站在自家最老旧的窝棚前。如今,猎装早被北京服装学院民族服饰**物馆的馆长以600元的价格收走了。 狍皮猎装是老人想传家的东西,“现在想买也买不到了”,之所以拱手相让,“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达翰尔人,了解达翰尔人的生活。”

 1 2 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